用刻刀給木材添加豐富表情


一間約50平方米的紅木家具木雕作坊內,14個工人同時作業,除了機器運轉的嘈雜聲外,刻刀和木材發出的摩擦聲不絕于耳。作坊的地板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紅木坯材,工人的作業臺上,數十種刻刀一字形擺開。 經過機器的一番加工,再用墨線勾畫,展現在記者眼前的紅木坯材已印刻成或花鳥、或人物、或山水等圖案的輪廓。 那些從機器車間轉到作坊內的紅木坯,木棧板先由一號車間的工人對其進行粗雕,讓其形成紋飾。“ 粗坯是整個作品的基礎,它以簡練的幾何形體概括全部構思的造型,要求做到有層次、有動勢,比例協調、重心穩定、整體感強,初步形成作品的外輪廓與內輪廓。”徐成洪說。 30歲出頭的徐成洪是一家紅木家具廠的手工雕花師,當一板又一板半成品逐漸成形,有了大概面貌后,它們會被送到徐成洪等工人手里,進行深加工。 “工人要通過精雕,讓紅木家具煥發出與眾不同的氣質,如人一般,或古典,或高雅,或端莊,更讓擁有紅木家具的人,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徐成洪邊解釋邊換下一把刻刀,不出半小時,一面80cm×60cm的作品里,一對童男童女對視而坐,邊品茶邊聊天,站在其身后的侍從正側耳傾聽,時刻等待召喚,準備為主人奉茶,這是他創作了一個多星期的作品。 讓木材上只有輪廓的童男童女變得栩栩如生,讓主人猶如親臨其境,旁觀其對話的,正是手工雕花的拿手好戲。這道工序對工人的手藝更為講究,“先從整體著眼,調整比例和各種布局,然后將具體形態逐步落實并成形。”徐成洪說,這個階段,作品的體積和線條已趨明朗,因此要求刀法圓熟流暢,要有充分的表現力。 “ 這道工序同時要為修光留有余地。”徐成洪告訴記者,再經過打磨修光、著色等工序,一幅作品才算完成。 手藝和積累息息相關 在同事眼中,徐成洪擅長雕刻人物,木箱包裝台中特別是童男童女。在徐成洪看來,手藝和積累息息相關。 上世紀70年代,徐成洪出生在江西上饒。由于父母都是農民,家境并不富裕,徐成洪從小就被父母灌輸“ 學習技能以自強”的觀念,在他看來,沒有一技之長不可能立足于社會。1998年,從小就對美術感興趣的徐成洪,陰錯陽差到了北京一家家具廠學習木雕技藝。“ 這個工廠專門為展覽制作家具,水平很高,在學到了雕刻技術的同時,我也逐漸喜歡上這個行當。”徐成洪回憶說,在家具廠的3年學習中,他交了2000元學徒費,第一年沒有收入,只能“ 吃自己”、省吃儉用,第二年家具廠開始派發工資。 “剛開始,我從師父那里學畫畫,畢竟那時的雕刻樣式都是手繪的,不像現在電腦繪圖那么先進。”徐成洪學習一段時間后,便掌握了畫畫技巧,幾個月后便開始學習木雕技藝。 在北京生活了幾年后,徐成洪輾轉黑龍江、遼寧、山東和福建等多個地方,比較不同地方的木雕藝術,領會各派木雕心得。2008年,徐成洪來到中山,成了一名手工雕花師。 “我在中山有不少同行朋友,平時都會交流雕刻心得,這對我的技藝實戰積累有很大的幫助。”踏入中山快5個年頭,徐成洪說他依然對工作抱有極大的熱情。對話 雕刻是減法,需多雕多練 記者:俗話說:“人巧莫如家什妙”、“三分手藝七分家什”,看一個人的手藝如何,只需觀察他的工具便能知曉,您能介紹一下工具嗎? 徐成洪:在傳統的工藝雕刻中,木雕工具往往多達百余件,圓刀、平刀、斜刀、玉婉刀、中鋼刀等。工藝一般的作品至少也要用到30件刀具,當然,經常使用的只是一小部分,有的只是偶爾使用一下。 記者:有人說,雕刻這門手藝重在做減法,您如何看待這種說法? 徐成洪:所謂技法,就是木雕創作中作者對于形象和空間的處理手法。這種手法主要體現在削減意義上的雕與刻,確切地說,就是由外向內,一步步通過減去廢料,循序漸進地將形體挖掘顯現出來。在一次次的減法造型中,體會到作品“脫殼而出”的快感。民間行話說得好:留得肥大能改小,惟愁瘠薄難復肥。內距宜小不宜大,雕刻是減法,需多雕多練,多琢磨,熟能生巧,才能形成自己的藝術語言和風格。 記者:手工雕花崗位的日常工作是怎樣的? 徐成洪:工作期間,我們都是坐在案臺前,注意力要高度集中,一天工作下來眼睛十分疲勞,精神也繃得緊緊的。但假如能做出自己滿意的作品,心中的成就感就會趕走一天的疲勞。 用服裝和表情傳遞信息 記者:如何向客戶傳遞作品蘊含的信息? 徐成洪:很多時候外行人看不出紋飾的內涵,顧客會去欣賞木雕,但不是每個人都能讀懂紋飾背后的汗水和藝術。比如人物木雕,服裝的樣式和人物的表情都能傳遞出博大精深的文化和古代繁榮穩定的景象。此外,我會利用諸如人物眼神等細節去傳遞這一類信息。 記者:手工雕刻是傳統行業,作為半路出家的年輕一輩,您認為自己的優勢在哪里? 徐成洪:雕刻的品種和工藝是多種多樣的,年輕人更有沖勁和創新思維能力,畢竟大師們的想法比較傳統,年輕人的想法也許更符合時代潮流。 記者:您會一直從事這個行業嗎? 徐成洪:當然會。這個行業很有意思,而且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所謂“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我能從中學到很多有用的東西,做到敬業樂業,這是最讓我高興的事情。 閱讀明清書籍可提高鑒賞力 記者:您覺得要成為一名優秀木雕工需要什么樣的品質? 徐成洪:木雕并非一門容易掌握的技術活,刻刀刀面的每一分每一厘都被賦予了確切的標準和意義,因此,掌握這門絕活需要濃厚的興趣和堅定的意志。此外,對雕刻要有悟性。 台中見和木業棧板銷售諮詢專線:04-799-8330 相關內容: